2021年的拍卖市场让大家清楚地看到疫情对于行情的影响并没有人们原先想的那么悲观,相反催热了线上拍业务和NFT板块的井喷,当买家对于线上进行艺术品收藏习以为常时,当NFT在质疑声中一路高涨时,你只能感叹这个世界变化是如此之迅疾。

      香港正在成为同纽约、伦敦具有同样战略意义的各大拍行的主要“战场”,在这里藏家不仅能买到本土艺术家的杰作,西方最好的“尖货”也同时源源不断的流入此地。原因无二,这里的购买力有够劲,但行方也要多多用心,此处钱多但人不傻,稍有闪失,便会成交“打脸”。

      内地拍场同样也是不遑多让,藏家在家门口也可以买到印象派精品,NFT同样热火朝天,相比香港拍场上西方70、80后艺术家的集体抢滩,国内同代际艺术家也在继续调整价格区间,市场对于优秀艺术家一定不会错过,唯早晚尔。

01

每个人都在谈论NFT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1)

Beeple《每一天:前5000天》成交价:6934万美元

       3月份,Beeple 的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在佳士得以 6934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就此也宣告了NFT艺术板块在拍卖市场成为了一个新的“战场”,这个价格也似乎完美地说明了这种需求的旺盛,佳士得自己也没有预测到这种需求的规模。Non-Fungible Tokens,即“非同质化代币”,通俗讲就是一种数字资产,加密且唯一。无疑NFT艺术品颠覆了原有艺术品市场的传统运作方式及认知体系,不过从甫一亮相便伴随着争议至今。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2)

Pak, Untitled (2020).PUBLIC DOMAIN

       区块链技术于2017年正式诞生,但进入艺术品拍卖领域,引起大众的关注才过去10个月。这个新的数字艺术市场已经占到了全球二级艺术品市场拍卖成交额的8%。但有批评者称nft不过是一个变相的庞氏骗局而已。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3)

富艺斯首件NFT拍品Mad Dog Jones《REPLICATOR》414万美元成交

        如此4月,另外两家主流拍卖行也启动了NFT艺术品的拍卖:苏富比的《可替代收藏》(the Fungible Collection)以及富艺斯的由MAD DOG JONES完成的《Replicator》。买家买到的智能合约存储在区块链上,但艺术品本身不是存储在链上,因为存储这么多数据费力且昂贵,因此大多数智能合约都包含一个指向它们所代表的链接。这意味着许多nft由两部分组成:智能合约和资产本身。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4)

Single cube that will be offered as part of the Open EditionCOURTESY SOTHEBY’S AND PAK

       尽管我们一直从艺术的角度来讨论NFT,但大多数正在创造的内容都被归类为游戏和收藏品。尽管在NFT概念下,收藏品和艺术品之间的界限正变得模糊——就像在当代和传统艺术世界中一样。作为艺术品出售的利润比作为收藏品出售的利润更高,只要拍卖行、收藏家和其他机构知道这一点,就很难分清艺术品和收藏品之间的界限。但2021年,随着这一市场以闪电般的速度发生,人们似乎没有多少时间进行更广泛的讨论,2022年,艺术界和公众可能会得出自己的结论。

02

香港:西方顶级作品的下一站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5)

毕加索《抱膝女子》1.91亿港元成交 香港苏富比秋拍

       2021年二级市场的火热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亚洲市场推动的。10月和11月的香港秋拍见证了无数的新纪录:毕加索、巴斯奎特、贝尔纳.布菲等等。知名美国收藏家专场——佳士得的印象派考克斯藏品和苏富比的战后麦克洛韦藏品的火热成交,则使2021年最后一个季度成为美国艺术市场历史上最繁荣的第四季度。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6)

巴斯奎特《战士》3.2亿港元成交   佳士得香港

      说回香港市场,这里目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全球艺术品市场的重要组成。香港不仅首次举办了巴斯奎特重要作品在亚洲的拍卖,还创下了作品的新市场纪录。此外价格记录还包括理查德·普林斯和草间弥生。但最重要的是,香港也正成为西方年轻艺术家的市场新中心——比如美国艺术家艾弗里·辛格和加纳艺术家阿莫科·博阿福。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7)

AMOAKO BOAFO Hands Up 成交价2665万港元

      仅2021年上半年,苏富比在香港现代艺术拍卖会上的成交额便达到了13亿港元,创下了苏富比在亚洲的新纪录。佳士得的香港艺术品销售额在2021年上半年出现了明显增长,其买家的总体状况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亚洲客户占其全球上半年艺术品销售额的39%。在苏富比香港当代艺术品拍卖会上,72%的艺术家是西方艺术家。简而言之,香港四分之三的当代艺术作品都是面向全球的。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8)

格哈特·里希特《烛光》1984 2021年11月30日 富艺斯香港秋拍  成交价:1.019亿港元

      这种转变告诉我们两件事:首先,亚洲藏家现在在国际当代艺术品市场上的参与度很高,他们能提出高企但又合理的报价;其次,就供应而言,香港的拍卖会将接近纽约的拍场。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9)

莎拉・休斯《粉红色的早晨》2016年作 成交价:501.5万港元

      如今,香港市场对全球三大拍卖行来说至关重要:富艺斯拍卖行当代艺术品成交额的四分之一都来自香港,佳士得(33%)和苏富比(38%)比例略高。这三家公司正在尽一切努力进一步加快未来几年在这个市场上的市场份额。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10)

富艺斯拍卖行亚太区新总部外观示意图

      富艺斯今年香港拍卖全年总成交额为21亿港元,较前一年增长近一倍。其中“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春秋两季合共四场香港拍卖的总成交额逾13.7亿港元,较去年增长76%,并刷新超过30位东西方艺术家的拍卖纪录。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11)

奈良美智  行踪不明  2000年 富艺斯香港   成交价:1.237亿港元 (艺术家第二高价)

     在过去的一年里,巴斯奎特的三幅杰作在香港的售价都超过了3500万美元,而就拍卖成交额来看,奈良美智是亚洲表现最好的当代艺术家(2020/21),他的核心市场就在香港,这里诞生的作品成交额占其80%。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12)

王俊杰 《夜景中的人物》,2017 成交价:3655万港元   富艺斯2021香港春拍

      富艺斯2021年全球总成交额达12亿美元,较疫情前2019年增长32%,创下公司成立以来历史新高。2021年全年拍卖总成交额中36%由亚洲客户贡献,全年前十大成交拍品中一半由亚洲藏家成功投得,香港拍卖破纪录创逾21亿港元总成交额。

03

内地拍场:西方“大咖”记录之年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13)

莫奈《睡莲池》五月于纽约苏富比以超过7040万美元成交

       2021年的秋拍,中国嘉德首次推出“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 总成交2.4亿元,成交率100%,5件拍品均超千万成交,莫奈《睡莲池与玫瑰》1.541亿元成交,首个“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斩获2.4亿元,这个专场的成功具有非凡意义,完成了内地市场对西方现代艺术的价格探底,同时中国嘉德与国际知名画廊的合作也开启了一级与二级市场合作的新模式。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14)

巴尔蒂斯《镜子里的猫III》1.66亿元成交 永乐2021秋拍

       永乐秋拍中巴尔蒂斯最后一件完整油画巨作《镜子里的猫Ⅲ》首现中国,6800万起拍,经半小时多方的激烈竞价,最终成交价为1.6675亿元人民币,刷新艺术家公开拍卖的最高价格纪录、也是内地西方艺术品成交最高价。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15)

莫奈 台阶 布面油画 61.4×50.2 cm  成交价:2875万 中国嘉德2021秋拍

       七、八年前甚至更早时候,便有中国买家在伦敦、纽约竞拍印象派顶级标的,当时拍行相关人士便指出“来自亚洲藏家购买的影响贯穿了印象派整场拍卖会”。这似乎预示着中国买家对印象派绘画的关注度正在加强。

       相比当代艺术,从长远来看,印象派作品中最顶级的标的一定仍旧会是国际艺术市场的硬通货。随着国内拍行试水这一板块的成功,国内藏家资金投资收藏的需求在“家门口”就能满足,无疑征集到最好的作品就是拍行今后的重中之重了。

 04

市场的重估与选择

中国70、80后一代的崛起

        市场板块永远在轮动,对于70、80后艺术家群体而言,过去的2021年可谓是市场重新对其进行遴选和价格体系重估的一季。

不过从或创造价格记录、或成交量价齐升来看,不难发现其实基本也是“圈儿里”的熟面孔,厚积薄发,一以贯之坚持自己的创作面貌,是这些70、80后艺术家佼佼者得以脱颖而出的根本原因。

      黄宇兴《七宝松图》刷新了艺术家个人作品的市场记录。2016至2019年这四年间,黄宇兴创作出惊世的七屏巨作《七宝松图》。画面以璀璨夺目的宝石色调,堆砌出一个光芒四射的艺术境界。每幅画作中所描绘的景致令人忆起自然中的壮丽风光。黄宇兴的市场在近两年可谓持续的处于价格补涨期,但“普品”仍然不被藏家青睐,该作高价与其巨大尺幅密不可分。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16)

贾蔼力《无名日2》2645万元成交 永乐2021春拍

      贾蔼力《无名日2》同样刷新了艺术家个人作品的市场记录。作为目前70后中国艺术家当中的佼佼者,贾蔼力以独具个人面貌的创作手法和作品中蕴含的精神性成为这一群体中的中坚力量和先锋。贾蔼力的绘画关注战争、末世情结、甚至带有某种预言性,多维度地呈现出对现实、对人类的拷问,并试图通过这种介于叙事与反叙事之间的形式重新确立绘画存在的价值。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17)

赵赵《星空》355.35万元成交  华艺国际上海

      华艺国际上海首拍“FOREVER YOUNG:中西方当代艺术专场”中,赵赵的一件十米巨幅《星空》亮相,作为其“星空”系列油画最大尺幅的作品,以355.35万元成交。赵赵从2014年开始创作“星空”系列,天空原本的蓝色在他的作品中被提炼成为一个抽象的概念,他在其中呈现出来的是一种被艺术家始终贯穿在创作中的叙事表达。赵赵作为80后艺术家群体的代表,近几年无论是作品创作还是展览活跃度与话题性都一直“在线”。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18)

宋琨《踏浪》2016年作 布面油画 235×180cm  成交价:人民币 333.5万 北京保利2021秋拍  刷新市场纪录

       宋琨《踏浪 》成交价人民币 333.5万,位列北京保利秋拍“中国新绘画夜场”专场成交价的第四位。作为目前二级市场中出现的艺术家最为精彩的画作之一,333.5万元的高价实现了宋琨作品价格的突破。《踏浪》是宋琨2015年“阿修罗净界”与2018的“泛灵净界”之间具有承接作用的关键性作品,宋琨的作品进入拍卖市场的并不多,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的她也是著名的N12艺术团体的发起人之⼀。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19)

陈飞《左拳无力》压克力 画布(二联作)整体:130 x 320 cm 2007年作  佳士得香港 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晚间拍卖 721万港元  艺术家市场记录

       陈飞的《左拳无力》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也同样创造了新的记录。陈飞的作品是一种透过揉和以及梳理后的个人映射。他的作品乍看出位大胆,细看却充满着含蓄以及其内敛的情感,传达出的信息有时可能跟画面中所表现的内容是相左的。总之,陈飞以夸张而大胆的艺术风格独成一派。其画作不关涉宏大时代,不追逐一时风潮,只关注现实的荒谬与残酷。《左拳无力》2011年曾在北京瀚海以25.3万元成交,10年间价格增长了近23倍。

回顾2021年| 拍卖场上的那些事儿(图20)

仇晓飞《孤立木》511.75万元 永乐拍卖

      除了以上提及的几位外,王光乐、秦琦、仇晓飞、康海涛等中生代艺术家在过去一年都有很高光的表现,市场在60后艺术家基本已经确立价格及名单后,这一批70、80后艺术家无论是职业生涯还是在二级市场上的价格想象空间还远没有结束。

来源:99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