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朝村庆图》中的“欢喜年味”(图1)

李士达《岁朝村庆图》

      岁朝指阴历正月初一,古称元旦。古代的文人画家多以“岁朝图”为名,描绘各地过年的风土民情。

      明代画家李士达的《岁朝村庆图》(见图)描绘的是山村浓浓的年味。这件画作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纸本设色,纵132.9、横64厘米。画面充满欢快喜庆、吉祥如意的热闹景象。

      李士达,字通甫,号仰槐,江苏苏州人。明万历二年(1574)进士,工画人物、山水。他的画常借作品表达对现实的不满,或描绘文人高士的闲适、放达、逍遥自在的生活,也作佛道鬼神画,并有一定数量的风俗画。

     《岁朝村庆图》作于万历四十六年(1618),画面线条流畅,轮廓浑圆,造型极富特色。整幅画以山水为背景,远处山岭起伏、碧水涟漪,近处溪流淙淙、板桥飞架。溪水左岸苍松翠柏挺拔参天,枝条下垂,红叶藤枝攀缘而上,预示着紫气东来。溪畔柳树呈“V”字形,似有绿芽吐出。

      树木掩映之下房舍俨然,篱笆围墙。院外正在行走的两个童子,一位胸前悬挂着箩筐,内有春饼,正沿街吆喝出售。春饼是由面粉烙制的薄饼,一般要卷菜而食。元旦、立春吃春饼有喜迎春季、祈盼丰收之意。《本草纲目》载:“元旦立春以葱、蒜、韭、蓼蒿、芥等辛嫩之菜杂和食之,取迎新之意。”从宋到明清,吃春饼之风日盛,皇帝还在元旦立春日向百官赏赐春盘春饼。大门前一童子正在敲门,两位士人在交谈等待,欲入户拜年。一老者站在院内似在等候门外的拜年人。《清嘉录》说:“男女以次拜家长毕,主者率卑幼,出谒邻族戚友,或止遣子弟代贺,谓之‘拜年’。”一群孩童正在敲锣打鼓,准备出去搞杂耍诸戏表演,以烘托节日热烈气氛。廊内一文人雅士正在挥毫书画、一人扯纸、一人研墨、一人欣赏。

      紧挨着一家像是小酒馆,有两人临窗而坐,饮酒叙谈,旁边有童子伺候。桌上放置一方形格盘,其中有彩色点染,像是元日享用的春盘。晋周处《风土记》载:“元旦造五辛盘”,就是将五种辛荤的蔬菜,供人们在春日食用,故又称为“春盘”。食用春盘流行于中国各地,江南等地尤盛,民间除供自家食用外,常用于待客。苏轼在《次韵曾仲锡元日见寄》中有诗句曰:“愁闻塞曲吹芦管,喜见春盘得蓼芽。”柴门前一童子从竹笼中放飞一只鸡,雄鸡展翅欲飞,昂首高唱,人们便开始了迎接新年的礼仪活动。《荆楚岁时记》说:“正月一日是三元之日也,《春秋》谓之端月。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辟山臊恶鬼。”后院两人正端着托盘准备上饭菜。

       另一两层小楼内的一楼正面墙上悬挂钟馗像,堂内陈设几案,其上燃香、摆放清供之物。《清嘉录》说:“元旦为岁朝,比户悬神轴于堂中,陈设几案,具香蜡,以祈一岁之安。”二楼一老一少凭窗远眺,观赏热闹景象。

       溪水右岸和左岸均有一孩童点燃鞭炮的画面,另一个胆小孩童捂耳躲避观看,这就是所谓的“开门爆仗”。

      《清嘉录》载:“岁朝,开门放爆仗三声,云辟疫疬,谓之开门爆仗。”大年初一早晨,家家户户开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燃放爆竹,以噼噼啪啪的爆竹声除旧迎新。水亭之上一士人独坐,一童子正在拨弄炭炉,这就是江南一带流行的“欢喜团”,有欢喜过年之意。《清嘉录》说:“围炉中烧巨煤墼,曰欢喜团,凡岁朝元宵而止。”溪水两座板桥上都有行人来往,像是走亲访友,互相拜年。

      图中所画人物尽管众多,男女老少都有,但是身姿各异、神态生动,每个人物形象皆具动感,全无刻板之姿。长者头戴幞巾,身着宽袍大袖的道服,颇有高逸之感。所画山水、松柏,笔墨苍劲滋润。

       明代后期的画坛流行师古之风,提倡平淡无奇,稍有一点新奇气息,即被斥为“野狐禅”“邪派”。

       李士达不墨守成规,提倡创新。他提出:“山水有五美:苍也,逸也,奇也,圆也,韵也;山水有五恶:懒也,板也,刻也,生也,痴也。”身体力行,在创作实践中独创新风格。

       这种敢于标新立异的精神,在当时吴门画家中是不多见的。可以说,《岁朝村庆图》正是李士达推崇“五美”绘画理论的具体体现,充分反映了他的绘画追求。

      此画作上落款:“戊午腊月写于石湖,李士达”,下钤“李士达”白文、“通甫”白文、“石湖渔隐”白文。李士达在画上署名只写左边一大半,体现了他孤傲的性格和与众不同的风格。

      该画作上有清代乾隆皇帝的御制诗一首:“东郭远西墅,山家接水村,春阴庆老幼,丰岁足鸡豚。三代遗风在,一时深意存。治民无别术,饥饱俾寒温。丙申岁朝明窗御题。”钤有鉴赏印多枚。

      这首诗作于清朝乾隆四十一年(1776)正月初一。这天一大早,乾隆皇帝来到养心殿东暖阁的明窗下,按惯例举行元旦开笔仪式,窗前的紫檀长案上摆放的正是《岁朝村庆图》。乾隆观赏后诗兴大发,挥毫赋诗,随之将案上的“金瓯永固杯”中的屠苏酒一饮而尽。诗中乾隆既品评了这幅画,又发出治国安民的感慨。

来源:收藏快报